PERCA

BUT WHAT IF THIS IS NOT ME

坐在偌大的法学院lecture hall的第三排,同龄人一个个走上台演讲他们的人生,快乐,遭遇,成就,爱好。Words和委内瑞拉的暴乱。人生就这样被隆重地而又悄然地改变。

前一整周,我讲话很少,交的朋友很少,觉得自己英语不好插不进话;第二周,我依然讲话很少,但我不再panic,因为我想起来,我这人本来就话很少,和普通中国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好话题,我也挺闷的。于是我放松脑子里绷着的弦,一点点放出真正的自我。我觉得很舒服。

评论
©PERC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