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CA

BUT WHAT IF THIS IS NOT ME

【 一件事情】

明早六点的火车,可还是不敢见他。

我从12岁就开始喜欢他了啊。

这三年恐怕只见过至多五次面。可在无数次的白日梦里,他是我舞蹈时的观众,一直一直以来,是我幻想中的他,在充当着注意着我、在意着我的那个角色。时间过去,他已经不是他了——他在我的幻想中无数次重构,朦胧的滤镜层层叠叠,和他的现实之相,早已千差万别。

这份感情,讲出来很荒唐的。只是因为在我人格形成初期,在12岁的那个春节里,他的一颗石子,在我心中的潭里激荡起了千层涟漪,时间太早了,影响太长远。

这个潭就快要平静下来了。

我对自己说,出去走走,前方后方东方西方还有更大的大到你无法想象的你从未见识过的世界。是啊。

明天6点的火车,可我还是不敢见他。

评论
热度(1)
©PERC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