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CA

BUT WHAT IF THIS IS NOT ME

20180328【宜乎众矣】

唉,zzz虽然人做得很坏,但心肠不坏,强行在晚自习打电话给我苦口婆心辣手摧花地教我勤俭价值观的这世界上也只有他了(爸妈都不会啊...)。

春天来了,和隔壁桌下面的一只螺旋钻地的臭屁虫一起来了。

快月末了明明,表哥还是没把他的画给我看,所以我早该知道,“这月末”,“下下个月”,都是众生的幌子。我现在的心情和并没有在这个周三收到我拖欠已久的数学作业的Miss. E一样忧郁。

久违的一次,花了一整个美好春日的午后逛公园,穿着我的和风褂子,系着橘色发带,和Joe, Ien, Daria, 一起,期间我害羞得没讲一句话。深深自觉自己的社恐,想着“啊啊我果然还是无法融入西方人的社会啊”兀自沉默。来自台湾的在美国教书的中文老师对我说,“你看起来不像会害羞啊”。唉,我看起来很叛逆特立,但是我只是宜乎众矣没有主见空空拿服饰遮盖这一切。I am suck。

好吧说到逛公园,三位外国青少年发展了他们探索中国公共厕所的爱好(明明还没学会蹲坑的使用方法的各位!),上一秒讨论刚刚去的厕所隔间竟然没有门,下一秒又冲进一个更黑更小的小厕所拍照......呀,现在想起来有点作为中国人的不好意思【奇怪。

沿途上,看见公园旁边的老社区在宣传法制禁毒,三个人跑去凑了个热闹。我远远地看着红舞台,听着嘹亮的锣鼓二胡,还以为是什么神奇主妇刨菜刀广告宣传的下午场,没想到走近一看舞台两侧几位穿着黑色特警服的小哥哥们在积极介绍毒品的危害和计生的重要性(貌似有免费计生药品的发放,没有看太仔细)。天哪,我,井底之蛙了!

中山路上和八一公园里各一队共计两队,我们看见了美丽的汉服美少女们迈着春天芭蕾一般的步伐轻盈走过,啊,太美了,我也想在下次约会的时候选择公园踏青,把汉服穿给zzz看呢。

昨晚睡前一个小时磕了一条咖啡,在床上翻了半个小时毫无睡意。早上四点五十六被一个巨可怕的梦惊醒,梦见在情敌学姐面前考试fail了,各种表现差劲——Gosh!! which is actually so true according to the status quo!!

利利索索批外套下床肝Miss. E的数学作业。

春天一定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世界事物上这么多,我只信关于春天的这一条。

评论
©PERCA | Powered by LOFTER